濟南

【菜鸟自提柜香港】每逢想起家鄉,記憶中就顯現出土棋的身姿

2021-01-10 13:35:18 發佈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户端

□ 李紹增
  在過去,鄉下農村長大的孩子,有着許多城裏孩子享受不到的童趣——打奓(zha)、扯波(be)、砸杏核(hu)、彈琉琉(lou)……不過,我至今難以忘懷、想來仍忍俊不禁的,還是下土棋。
  顧名思義,“土棋”是完全以“土”做成的一種棋。它的棋盤是用手指或樹枝劃地而就,棋子以坷垃、瓦塊、草棒充當,席地而坐就可以殺個天昏地暗,累了往後一躺,美美地享受一番“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的樂趣,別提多恣了。
  這種棋有多個棋種,僅我小時候下過的就有“五福”“四斜”“死頂”“通天”“登殿”等十幾種。每種棋都有約定俗成的規則,對棋盤、棋子、行走、攻防都有明確的要求。比如説“五福”,棋盤分別由橫、豎各自平行的5條線段交會而成;25枚坷垃或瓦塊、磚粒、草棒一分為二,多一枚的先下,落子好像圍棋,搶佔有利地形,行棋猶如軍棋,循規展開廝殺。
  從我記事起,時常看到工間歇息的社員們在田間地頭擺下戰場,放鬆一下累了的筋骨;下雨下雪天不能下地幹活,就在門洞子裏、場院屋子裏捉對廝殺,不時傳出一陣陣歡聲笑語。還因為下土棋流傳下許多笑話。其中一個我現在仍記憶猶新:一個小夥子到鄰村相媳婦,見到人家姑娘沒寒暄幾句,就沒頭沒腦地問:“你會下土棋嗎?”鬧得姑娘老大的不高興,當然,媳婦也沒有相成,以至於後來鄉親們見有小夥子去相媳婦,隨口就説一句:“別問人家會不會下土棋啊。”
  我從小也喜歡下土棋,尤以“五福”見長。記得上初中時,我時常收到這樣的紙條:“晌午下盤棋吧,午飯吃我的。”李姓院中有一個侄子和我同歲,土棋下得不錯。但他每次找我下棋,總是輸多贏少,心裏很是不服。就在我當兵要走的頭天晚上,他還追着我要下上一盤。因為事情多,沒能讓他如願。可他一直記在心裏,直到我當兵4年後第一次探家,還特意找到我要補上那盤棋。
  不知從何時開始,每年的大年初一,我們村子就搞一次土棋擂台賽,獎品為一掛鞭炮。1970年春節,人們剛剛吃完餃子,大隊部門前響起一陣歡快的鑼鼓,人們聞聲而聚,不一會就站了一片。大隊長拿出一把鐵杴,隨即在地上畫了一個兩米見方的“五福”棋盤,將修飾打磨的25塊紅、青顏色的半頭磚擺在棋盤左右兩側,又將紅紙包裹的獎品——大鞭炮放在棋盤中央,鑼聲一響,便擺開了擂台。全村男女圍得裏三層外三層,踮起腳看熱鬧,戰罷七八輪,一位劉姓的連勝者,環視一週,嘴角露出一絲輕蔑。我夾雜在人羣中雖有些膽怯,但還是撥開人羣站到棋盤前。對方見站出一個半大小子,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裏。這天也是運氣向我,弈棋開始,我抓到13子。落子時,我抓住對方輕敵這個兵家大忌,沉住氣穩住神,搶佔制高點,鞏固根據地,架好開門炮,落完子就顯現出了優勢。行棋開始,儘管對方忽而聲東擊西,忽而圍城打援,但一直是疲於應付、負隅頑抗,剛走十幾步就推秤認輸。在一片歡呼聲中,我抱起鞭炮跑回家裏,長竿一挑,響聲傳遍全村,紅紙落滿一院……
  時下的鄉下,業餘文化生活也和城裏一樣,進入了聲、光、電、影的時代,土棋早已不見了蹤影。但每逢想起家鄉,記憶中就顯現出土棋的身姿,心窩裏就湧動起博弈的歡愉。同時也想,如能把他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留、傳承下去,該有多好啊!

責任編輯: 劉君     

網友評論
滑動提交數據

掃一掃下載
大眾日報客户端

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眾報業集團(大眾日報社)    版權所有    聯繫電話: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