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

肥城有個“程木匠”

大眾日報記者 姜言明 曹儒峯

2021-01-15 16:14:39 發佈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户端

過去桃木當柴燒,如今桃木變成寶——

肥城有個“程木匠”

程銀貴展示齊魯之風系列作品。 

  程銀貴(左二)為孩子們現場示範雕刻技藝。  

桃木在我國民間文學和信仰上佔有極其重要的位置,自古就有消災辟邪之説。幾千年來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桃木文化,是中國吉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泰山西,汶河旁,君子邑,佛桃都”。肥城是聞名中外的“佛桃之鄉”,迄今已有1700多年的栽培歷史,境內10萬畝佛桃園,形成了豐富的桃木資源。
  十幾年前,肥城的老百姓們把砍下來的桃枝、桃木用來燒火做飯;現在,老百姓們卻把修剪下來的桃枝當成寶貝,加工成桃木旅遊商品。
  肥城桃木從“燒火棍”變成了“金疙瘩”,不得不提行業領軍人物“程木匠”——程銀貴。
創業的“三道坎”
  2020年12月27日,我省第二屆文化和旅遊商品創新設計大賽頒獎典禮在濰坊舉行。大賽徵集參賽作品1589件,程銀貴的作品《肥城桃木——齊魯之風系列》榮獲大賽唯一一個特別大獎。
  木雕,貫穿程銀貴30多年職業生涯。今年50歲的程銀貴老家是江蘇省如皋市。程家在當地是有名的木匠家族,到程銀貴這裏已經是第六代傳人。程銀貴打小學做工藝品,腦子活、肯吃苦,沒幾年,就成了“行家裏手”。
  2001年4月,肥城市一年一度的“桃花節”吸引來了程銀貴。“當時桃木在當地最大的用途是當柴火棍來燒火。”程銀貴回憶説,那時肥城桃木市場尚未開發,最初的產品只有部分小掛件,這讓他感到非常可惜。
  憑着對桃木工藝事業的熱愛,程銀貴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從江蘇搬到肥城去創業。之所以選擇肥城,程銀貴也做了大量細緻的考察:肥城種植桃樹歷史悠久,有萬畝桃園,桃樹木質細密;肥城在泰山腳下,交通條件便利,旅遊商品發展潛力巨大。
  説幹就幹!沒多久,程銀貴拿出全部家底17萬元,創辦了肥城市正港木業工藝品廠。
  創業總是艱辛的。程銀貴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語言關”。1月12日,當記者走近程銀貴採訪時,他還需要一邊豎起耳朵仔細聽,一邊錄音回放。可想而知,20年前,在南方生活了30年的程銀貴的普通話水平。“每次交流都需要好多次,隨時帶着紙筆,實在不行就寫出來。”程銀貴苦笑着説。
  相對於語言不通,技術難題才是真正的“攔路虎”。桃木木質堅硬、木體清香、適宜雕刻。但含糖量高,油性大,容易變形開裂。而木料的處理又沒有先例,程銀貴就一次次浸泡、蒸煮、烘晾,一次次對比試驗。命運並沒有眷顧他,當年年底,第一批產品全部開裂,17萬創業費賠了個“底掉”。
  2001年的冬天格外冷。跟隨程銀貴一塊來的5個工匠有人打起了“退堂鼓”。程銀貴不服輸,勸説大家都留下。“那是我們第一次經歷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天氣。晚上,六個人擠在一張大牀上相互取暖。白天,先在廠房裏打一會兒羽毛球,等暖和了再開始幹活。”程銀貴回憶。
  除了技術難題,還有資金難題。工人發不出工資,房東天天來催租金,攻克技術難題更需要錢。錢賠光了,程銀貴面對的是繼續創業還是“打道回府”。
不叫老總叫木匠
  重敲鑼鼓重唱戲。二話不説,程銀貴回老家找了所有能借到錢的親戚、朋友,帶着10萬元重返肥城。
  當地政府看到了程銀貴創業的決心,想方設法為他協調了一處停用的小學。程銀貴帶着大家夥兒把學校門前的路重新整平,通上了電,生產能力得到大幅提升。由於條件有限,暫時不能通水。程銀貴就買了十多個大水缸,每天從一里地以外的村子拉水。
  面對技術難題,程銀貴到處拜師、遍訪民間藝人。經過上百次試驗,十幾道工序處理,成功解決了桃木易開裂、變形、蟲蛀等難題。採用泡、煮、蒸、焙、烘、晾等幾十道工序精心處理、一鑿一刀的精雕細刻、一絲一縷的精細打磨,一件件精美的桃木工藝品從這些能工巧匠手中誕生。
  各種各樣的桃木劍、吉祥如意、台屏擺件、傳統人物、十二生肖、文房四寶、傢俱用品……一個個走進了桃木工藝品的行列。
  “酒香也怕巷子深”。初到肥城,程銀貴人生地不熟,精美的工藝品如何賣出去又成了他的難題。
  有感於這種“南來”的創業精神,肥城市組織幹部到程銀貴這裏參觀學習,還為他免除了三年的税收。“參觀的人越來越多,影響力一下子就出去了。更重要的是,當地的幫助更激發了我的創業激情。”程銀貴説。
  市場打開了,程銀貴也比以前更忙碌。但是他始終銘記:質量和誠信是立身之本。
  一個合作了6年多的濟南客户因為臨時要出國,原本定下幾萬塊錢的產品都不要了。客户感覺不好意思,對程銀貴説定金就不要了,算賠償工藝品廠的損失。但程銀貴堅決不收,還派車把對方餘貨全部清點拉回,按價格退付貨款。客户握着程銀貴的手説“跟你老程做生意就沒吃虧的時候”。
  不管生意是大是小,貨款是多是少,程銀貴都一視同仁,寧肯自己受損失也不讓對方吃虧。現在,程銀貴的合作商遍佈全國十幾個省市。
  程銀貴從不稱自己為老總,始終稱自己是“程木匠”。
  “要把一個產品做到最極致,就得用心去做。”程銀貴説,這幾年參加大賽他總結了很多經驗,也在肥城桃木雕刻手法上有了諸多創新,“比如在最初立體雕的基礎上,又增加了浮雕、羽雕等雕刻手法,這也是其他地區桃木雕刻技藝中所不具備的。”
  程銀貴還組織成立了泰安市技師工作站和產品研發中心,每月都有數種新產品上市。研發的新產品先後榮獲國際、全國、省、市大獎100餘項,其中金獎22項,個人國家專利2項。2008年至2016年連續九屆獲得全國桃木旅遊商品創新設計大賽金獎。
  隨着市場的不斷髮展,程銀貴認為僅有一個工藝品廠不夠,便開始鼓勵工藝雕刻師們走出來自建廠房,自立門户。現在肥城桃木企業已發展到100多家,至少有一半技師都曾接受過程銀貴的指導或培訓。
“一花獨放不是春”
  肥城桃木企業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產品種類也越來越豐富,目前已形成20多個系列、3000多個品種。肥城桃木漸漸為消費者熟知,被評為“全國最有特色的旅遊紀念品”。  “我在這裏幹了8年了,不用出村子,每天8小時,每個月就能收入3000多元,家裏日常開銷不用愁。”1月12日,在位於桃園鎮東里村的工廠裏,於傳梅正在給桃木進行後期的簡單處理。雕刻廠房裏,十幾名工人用刨、木槌、銼刀等雕刻工具熟練地讓各種美麗複雜的圖案在桃木上“綻放”。
  “除了難度特別高的,由南方聘來的雕刻大師進行雕刻外,大部分都是附近村裏的村民雕刻。”今年34歲的李同振也是本村人,雖然年輕,卻已經是有18年雕刻工齡的老技工了:“我們這幾個人都是跟外地師傅學的,刻着刻着就能獨立完成整件作品了。”
  “雕刻師的培養並不是一件簡單事,從設計、繪畫到雕法一般需學習3年,從簡單刻畫形狀到能將事物不同形態表現出來又需3至5年。要想成為一個相對成熟的雕刻師至少需要10年時間。”程銀貴説。記者瞭解到,像李同振這樣的年輕技工在程銀貴的廠裏佔了大部分,他們按每個月完成的桃木製品件數和雕刻難度來計算工資,一個月能有5000多元的收入。
  企業要想發展必須培育人才。創業之初,程銀貴就沒有“藏着掖着”,將技術傾囊相授,向當地人傳授工藝雕刻這門技藝。起初,同來的南方夥伴有人反對傳授技術。“一花獨放不是春,不要怕別人搶咱的飯碗,廠家多了形成規模,通過良性競爭反而會促進共同發展。”程銀貴介紹,他熱情向求教者傳授技術,為需求者提供樣品,桃木工藝品廠家不斷湧現。
  程銀貴發起組建肥城市桃木雕刻協會,150多家企業加入,還成立了肥城市桃木雕刻驛站,採取以師帶徒方式,招收當地農民工、貧困人員、殘疾人進廠學藝。他還根據自己的實操經驗,編制了桃木工藝設計雕刻技藝教材。2014年以來,程銀貴組織舉辦了五期桃木工藝及電子商務培訓班,培訓學員1680人,其中貧困人員約1300人。
  在他看來,一門技藝要想傳承下去,離不開人才,而人才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堅守。“殘疾人只是肢體上有殘缺,但智力不殘,他們能夠坐得住,穩得住。更重要的是,幫助他們也是我應盡的責任。”程銀貴對記者説。
  幾年來,他先後幫帶桃木收購初加工户40餘家,桃木工藝品生產銷售廠家200餘家,每年為桃農增收1600餘萬元。“程木匠”,讓肥城百姓真正嚐到了肥城桃木旅遊商品產業發展的“甜頭”。
  經過10多年的產業化發展,肥城桃木旅遊商品已發展到30多個系列,4000多個品種。市內桃木生產企業已達160多家,從業人員4萬人,全國連鎖加盟企業突破1500家。如今的肥城桃木,走出了一條縣域旅遊商品開發的成功之路,形成了國內旅遊商品開發的“肥城模式”。
  程銀貴認為,肥城桃木經歷了兩個階段:2001年至2010年,十年間從無到有,傳統手藝逐步走向市場;2010年至2020年,十年間產業化運營,實現量產。
  如今,隨着桃木技術的不斷深化,桃木企業出現了創新難、品牌弱等問題。“瓶頸”使肥城桃木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未來肥城的桃木發展要有自己的模式,依託科技發展,走品牌化道路將是桃木工藝品的方向。”程銀貴説。

(大眾日報客户端記者 姜言明 曹儒峯 通訊員 李 冰 報道)

責任編輯: 杜文景     

網友評論
滑動提交數據

掃一掃下載
大眾日報客户端

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眾報業集團(大眾日報社)    版權所有    聯繫電話: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