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

孫長玉:漁鼓書唱不停

大眾日報記者 譚佃貴

2021-01-15 16:17:13 發佈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户端

“趕板度詞交代清,打不動人心枉費功。只要俺唱出了喜怒哀樂四個字,高低窄平兩樣聲”——

孫長玉:漁鼓書唱不停

孫長玉(右二)教授青年説唱漁鼓戲書。(資料圖)

在臨朐縣寶畔台村,有一位久負盛名,享譽省內外的民間老藝人,他就是濰坊市非遺名錄漁鼓書的“市級代表性傳承人”和“優秀傳承人”孫長玉。
一提兜鋼鏰兒
  孫長玉喜歡曲藝,有家傳淵源。其高祖孫作舟,自山西洪洞遷至山東,在濰縣居留期間就説唱漁鼓書。因時局動亂,曾祖孫鳳鳴拖兒帶女,來到偏遠之地錫河巷安家,仍以説書聊度饑年。祖父孫華平續傳漁鼓書曲藝,經常趕冶源大集擺書場。到了父親孫居正輩,已是新中國誕生。雖入了農業社,每日參加集體勞動,難得空閒,心中卻一直裝着漁鼓書。每逢夜晚歇工,便在村頭槐樹底下來一段説唱道情。血脈傳承的藝術因緣,孫長玉喜愛漁鼓書上癮。記性又好,白天聽過的段子,到了晚上就能一句不差地給鄰居們説唱一番,還能博個滿堂喝彩。由於迷上了説書,初中畢業後,孫長玉便回家專研漁鼓書藝,且樂此不疲。
  有汗水就有收穫。1963年,孫長玉被公社推薦參加縣裏組織的社會主義教育匯演,獲得一等獎。1964年夏天,由他自己創作的《麥場大搏鬥》在全縣巡迴演出,獲得廣泛好評。這更堅定了他説書的信心。為了提高説唱技藝,只要聽到哪兒有漁鼓書説得好的,他就趕去拜師學藝。他還花三百多元買了一台“三洋”牌錄音機,把自己説的段子錄下來,然後放出來聽,哪個地方不合適馬上重來,直到滿意為止。要知道,按那時的工資水平,三百元錢要比一個家庭一年的收入還多。
  孫長玉知道,説書必須具備豐富的歷史知識。所以,他省吃儉用省下錢來購買了很多歷史書籍,像《三國演義》《隋唐演義》《説岳全傳》《水滸傳》《二十五史故事》《山東文史集粹》等,反覆研讀後,再提煉成漁鼓書段子。
  經多年的積累和磨礪,孫長玉熟記了五十多個漁鼓書段子的唱詞,掌握了山東京韻漁鼓包括四平、流水、慢板、叫門、散板在內的十幾種唱腔。
  1978年臘月初六,是一個讓孫長玉永遠也不會忘記的日子。那天正是臨朐寺頭大集。臘月集,腳踩腳,人碰人。孫長玉在集頭選了一個向陽的地方做場子,拉開架子説唱了自己編寫的童話漁鼓書《黃瓜園裏大交兵》。那時鄉村集市上説書人並不稀罕,但孫長玉卻格外吸引人。這一集的人可真多,裏三層,外三層,孫長玉端坐馬紮,懷抱漁鼓,一手擊鼓,一手打板,節奏分明,字正腔圓,聲情並茂,一個段子下來,連他自己也記不清得了多少掌聲。書終人散,孫長玉收穫了一提兜的鋼鏰兒,妻子數了半天,説“二十一塊還多!”孫長玉也着實吃了一驚:這可是一個勞力一月的工錢啊!
  從此,孫長玉一發而不可收,一“説”就是二十多年。
有了“鐵桿書迷”
  其實趕場子説書是很辛苦的活兒,有時還會遇到很多麻煩。説起這些,孫長玉滿腹感慨:“趕場子要風雨無阻,你在這兒説了一場,末了撂了個懸念,好多人都盼着下一集去聽你解包袱呢!你能無緣無故就不去了?生病也得去!這是行規,要不對不起那些書迷!”吃飯、休息對孫長玉來説更是不定準的事,可謂風餐露宿。好在妻子十分支持他的事業,一心一意跟着他走南闖北,説書為生。耳濡目染,妻子竟也學會了不少段子,關鍵時候還能上場來一段。
  日久天長,孫長玉還揣摩出一些應對各種場面的竅門。比如説,根據故事的長短,採取“拉步書”“跑馬穴”的不同策略以吸引聽眾,保持旺盛持久的人氣。“拉步書”就是説《小八義》一類的長篇,一環扣一環,步步入緊,抓住聽眾的心,欲罷不能,場場不落,非聽個究竟不可。“跑馬穴”則是説《七英傳》之類的短故事,以短小精悍、故事新奇拿人,且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讓聽眾追着跑。效果果然不錯。短時間內就擁有了穩定的聽眾羣——“鐵桿書迷”,只要孫長玉説書,場場必到。有些老書迷懷揣酒壺在大集上聽書,啜兩口小酒,如醉如痴,快活自在若神仙矣!
  孫長玉有一副好嗓子,音域開闊,聲音洪亮,但在1985年夏天卻“倒了嗓”。儘管他多方醫治,不間斷地做恢復性訓練,可惜再也無法恢復原來的狀態。即使沙啞着嗓子,他依然堅持説唱不止。孫長玉深諳江湖藝人的艱辛,幾十年的風雨磨難已養成了他遇事不驚、淡定從容的性格。
獲評甲級演員
  漁鼓書作為一種曲藝形式,歷史悠久,可上溯至唐代的“道情”,也就是道士們傳道或者化募時所敍述的道家之事和道家之情。敍情的方式就是打漁鼓,唱道歌。到了元代,漁鼓書已廣為傳唱。明清時期,漁鼓書則形成了“有板有眼”的完整唱腔。從此,漁鼓道情便由宣揚道教出世思想的工具,完全過渡為富有娛樂性、知識性的民間説唱藝術。
  漁鼓書演出形式簡單,用漁鼓、簡板伴奏,唱白自由,語言通俗,曲調以高昂雄渾見長,且尾聲悠長,別具一格。新中國成立初期,漁鼓書深受老百姓喜愛,在農村流行甚廣。“凡是吃煎餅的地方,就會有漁鼓書演唱。”有資料顯示,當時的沂蒙老區大約有3萬條漁鼓,漁鼓書演唱活躍在整個沂蒙大地。
  1980年,臨朐縣文化館舉行第一屆民間藝術職稱考試,孫長玉被評為甲級演員。1983年,孫長玉參加了全縣文化專業户代表會議,他是全縣12名文化專業户代表之一。這給了孫長玉極大鼓舞,他為羣眾説唱的熱情也更加高漲。
  1983年秋,在臨朐五井大集上,省廣播電台的記者為他現場錄製了傳統漁鼓書《小八義》。1984年春,他説的漁鼓書登上了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大雅之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記者來到了石家河鄉,專門為他錄段子。大集上,在人海的包圍中,孫長玉説唱了由他自己編寫的《沂蒙新風》《賣年糕》《郭巨埋兒》等段子。特別是《沂蒙新風》這個段子最受好評。説的是,一位鄉下老太太到銀行購買國庫券,恰巧有一對新婚夫婦取錢買嫁妝,受老太太的感動,毅然把購買嫁妝的錢全部買了國庫券,支援了國家建設。
  孫長玉的説唱技藝達到了頂峯。他的漁鼓書越説越火,足跡踏遍省內外近三十個地市。其間,只有初中文化的孫長玉改寫、新編了不少漁鼓書段子。對改編傳統漁鼓書他有自己的想法。在改編《劉金定徵南唐》一書時,為了追求歷史的真實,他專門去看齊長城。東至沂山穆陵關,西至沂水邵家峪,他用自己的一雙腳板量了上百里山嶺。由於歷史久遠,傳説中雙雀山上劉金定的營寨與高君保結婚的山洞都無從尋找,他就找雙雀山附近的老人座談,形成一個明晰的思路後,對照史實進行提煉加工,拿出最後的作品。他改編過的漁鼓書有《劉金定徵南唐》《七英傳》《歷史綱鑑新編》等十多部。
  孫長玉也編寫一些現代版的漁鼓書。先確定一個主題,再編故事,然後確定每一個人物的特點,包括人物的長相、穿着、性格、語言特點等。他説,這叫量體裁衣,這樣編出的書才有血有肉,才能吸引聽眾。他先後編寫了《歷史傳説故事》《新編改革開放故事》等漁鼓書集子,收錄段子三十多個,內容涵蓋家庭倫理、法制教育、社會新風等多個方面。
路在何方
  自出道至今,彈指間四十年過去。漁鼓書如今卻陷入了後繼無人的困窘。孫長玉傷感地説:“鄉下已沒有人説書了。”
  孫長玉在五蓮、諸城、臨沂等地説書的時候,先後收過六七個徒弟。漁鼓書紅火的時候,這些徒弟都曾獨當一面,走街串巷演出。“現在他們都不説書了,都忙着掙錢養家。老百姓不出家門就有電視、電影看,文化生活豐富多了,誰還跋山涉水趕集聽書?”孫長玉嘆息道。
  孫長玉的兩個兒子沒有一個子承父業的,都從事園林工程建設,收入很可觀,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前些年業務忙的時候,兄弟倆還拉上父親幫着雕樑畫棟,做一些手藝活。“能幫忙就幫一點吧。自己年紀大了,趕集下鄉力不從心,也沒有多少人愛聽了。”説這些話的時候,孫長玉一臉無奈。但工程隊每到一個城市,他都忘不了帶上自己的漁鼓和簡板,勞動之餘就在工地上給工人們説上一段,還經常到公園、賓館搞義務演出。青州市舉辦啤酒節、沂水縣舉辦大型晚會,都曾請他去助興演出。
  喜壽之年的孫長玉身體尚好,除了幹一點農活,大部分時間在家整理他的漁鼓書資料,還經常約來幾個老兄弟,唱上兩三段亮亮嗓子。老伴兒笑着説:“他就是説書的料!三天不唱,嗓子就癢癢!”
  在現代文化的衝擊下,漁鼓書像很多門類的曲藝一樣,漸漸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壤。現在鄉下的集市上已難覓説書人的蹤影,原生的曲藝表演逐漸被現代的文化形式所取代,漁鼓書也不例外。也許再過20年、30年,我們除了聽錄音,就再也聽不到漁鼓書段子了。這正是孫長玉最擔心的。
  在寶畔台村,記者再次見到孫長玉,老人家身體尚健,依舊樂觀而健談。他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悦告訴記者,當地政府很看重漁鼓書的發掘傳承,通過黨建網格推動文化傳承,村黨支部書記牽線熱愛民間曲藝的宋香園生態世界董事長劉茂山出資幫助他,把積攢了大半輩子的作品整理出書,其中包括取自雙雀山當地傳説的長篇漁鼓書《劉金定傳奇》。
  “遲暮之年,漁鼓書又趕上了好時候!”孫長玉感慨地説。

(大眾日報客户端記者 譚佃貴 通訊員 宋 利 郭寶學 報道)

責任編輯: 杜文景     

網友評論
滑動提交數據

掃一掃下載
大眾日報客户端

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眾報業集團(大眾日報社)    版權所有    聯繫電話:0531-85193690